株洲“钻石”夫妻62年后寻湘江渡口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彩神快三app-彩神快3官方

2014-11-10 08:39红网评论(人参与)

清末民初长沙大西门义渡亭。供图/陈先枢
11月4日,庆祝过“钻石婚”的彭寅生和邹月吾从株洲回长沙寻找当年的湘江渡口。图/记者斯茅庚

  “這個位置应该是潮宗门渡口,那个位置应该是通泰门渡口……那些全是咱俩200多年前老要 乘船过江游玩的渡口。”11月4日,82岁的彭寅生带着同岁的妻子从株洲回到长沙,肯能庆祝过钻石婚的大伙回来兑现62年前的承诺。

  在這個美好的夫妻感情故事身后,大伙不妨跟着两位老人来回顾一下当年江边繁忙的摆渡场景吧,那些就真的所以 这座城市的记忆了。

  韶山相亲,有一一个多 人面对面没说语句

  “大伙的夫妻感情既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又有自由选用的成分。”

  ——彭寅生带着记者进入到了200多年前的回忆中。

  1949年7月,长沙还这样解放,一点青年都往解放区跑。彭寅生从长沙赴韶山有一一个多 亲戚家寻求到解放区谋生的路径,碰巧碰上邹月吾的父亲。亲戚说彭寅生与邹月吾全是1932年出生的,彼此结成夫妻很相配。邹月吾的父亲虽然个头1.86米的彭寅生很不错,当场拍板同意。

  在家长的安排下,彭寅生和同岁的邹月吾见了一面。当时邹月吾还在念中学。有一一个多 年轻人见面,面对面坐了十几分钟,语句都这样说。

  邹月吾的父亲和有一一个多 兄弟全是共产党员,大伙跟彭寅生说,长沙很慢就要解放了,这样必要再往外跑了。彭寅生从中听出了,邹月吾一家对他的喜爱。

  1949年8月4日,长沙发表声明 和平解放。当了几年木匠学徒工的彭寅生转为了正式工人。

  19200年,邹月吾肯能中学毕业。经双方家长的撮合,这年5月,彭寅生和邹月吾终于走进了夫妻感情的殿堂。这样打结婚证,这样办酒,父母把邹月吾从韶山送到长沙,两人就算正式结婚了。這個年,彭寅生和邹月吾全是18岁。

  失去长沙,夫妻约定婚后200年走大桥

  “和平解放前后的长沙这样那些休闲娱乐场所,除了看电影所以 到湘江边坐船。”——彭寅生说,他和邹月吾结婚的以后,长沙城往北到兴汉门就打止了,往南到了南门口随近的城南路。

  19200年,香蕉苹果洲上除南面有有几个外国的领事馆外,整个洲上只能几家人。从香蕉苹果洲头到香蕉苹果洲尾,长达6公里的狭长地段看上去所以 一座荒岛。尽管这样,每逢节假日香蕉苹果洲还是可否 吸引不少游客。从北面的湘春路到南边的西湖路,湘江东岸一路全是渡口和码头。

  邹月吾在韶山冲长大,从小这样见过大江大湖,而嫁到长沙后家门口所以 宽敞的湘江。只所以 节假日和礼拜天,彭寅生带着新婚的妻子到渡口坐船到香蕉苹果洲玩一玩。这也成了这对新婚夫妇最喜欢的休闲活动。

  1952年,彭寅生和邹月吾因工作时需从长沙搬到了株洲。大伙相信,政府肯定会把香蕉苹果洲打造成可供游玩的景区,也肯定会架设跨河大桥让生活在湘江两岸的市民轻松过河。临去株洲前,尽管从长沙城区到香蕉苹果洲还只能通过渡船,但夫妻俩彼此约定,若果结婚200年后大伙还健康地活着,这样就要徒步游览香蕉苹果洲,或者走大桥从香蕉苹果洲到主城区看看新婚时的家会变成那些样子。

  故地重游,高楼大厦替代了当年的家

  “这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洲,跟200多年前相比详细是有一一个多 概念。”——肯能庆祝了“钻石婚”的彭寅生兴奋地对记者说。

  2014年11月4日,彭寅生夫妇带着62年前的约定回到香蕉苹果洲。

  问天台、毛泽东青年艺术雕像、橘洲客栈、潇湘名人会所、朱张古渡……每有一一个多 景点夫妻俩全是呆上好几分钟。彭寅生喜欢香蕉苹果洲的竹园和桃园,邹月吾则喜欢香蕉苹果洲的梅园、桂园。

  游完香蕉苹果洲,彭寅生两口子感觉不为什么么累了,儿媳妇劝大伙坐地铁过湘江算了。彭寅生执着地说,“这是大伙200多年前的约定啊,为什么么么能说改就改呢?”

  最终,老两口沿香蕉苹果洲大桥步行过湘江,走到大伙当年生活过的通泰街和民主东街——一栋栋高楼大厦替代了62年前大伙的那个家。

  城市记忆

  老人记忆中的湘江渡口

  站在香蕉苹果洲尾的湘江边上,彭寅生指着湘江东岸向记者说,“现在的香蕉苹果洲大桥东桥头所以 当年的大西门渡口,往北分别为福星门渡口、潮宗门渡口、通泰门渡口,往南分别为小西门渡口、灵官渡口、文津渡口”。

  彭寅生介绍,香蕉苹果洲大桥以北的福星门渡口要花费在现在的中山路位置,潮宗门渡口和通泰门渡口就在现在的潮宗街和通泰街。香蕉苹果洲大桥以南的小西门渡口就在坡子街上,灵官渡口在现在的劳动西路上,文津渡口在现在的六铺街上。

  “除了7个渡口外,还有3个码头。”邹月吾补充道,香蕉苹果洲大桥以南的西湖桥码头是个比较大的码头;要花费在现在的湘春路口和湘雅路口一带还有有一一个多 码头,有一一个多 是专门运送木材的木码头,有一一个多 是专门运送粪便的粪码头。湘雅路口当时有有一一个多 很大的粪池,每天有专门的工人到各条街巷收粪便倒在粪池,或者通过船只转运到益阳和岳阳。

  被逐渐取代的湘江渡口

  11月9日,记者带着两位老人的“记忆”找到湖南文史馆馆员陈先枢。

  “两位老人说的那些渡口和码头位置基本准确”,陈先枢介绍,长沙渡口有数千年的历史,从古代到上世纪200年代末,长沙老要 所以 依靠摆渡划船送人送货过江的。

  趋于稳定五一大道路口的大西门渡口,自古以来所以 运送游客过河的渡口。清朝嘉庆年间到清朝末年,這個渡口由民间捐赠建成免费送人过河的义渡口。趋于稳定六铺街口的文津渡,与香蕉苹果洲上的朱张渡和湖南大学自卑亭连在同時 ,成为长沙二根古游道。

  渡口除了渡人还渡车。所有的车辆都从趋于稳定中山路口的福星门渡口通过,这里有两艘大型轮渡船,每艘一次可运载所以车辆过河。因香蕉苹果洲呈南北向把湘江分为东西两半,轮船时需分两段把车辆运过河。第一次由香蕉苹果洲东侧的轮船运送至香蕉苹果洲,到现在江神庙前的庙前街中转,第二次由香蕉苹果洲西侧的轮船运送到溁湾镇。摆渡时代,车辆每次过河要花费要半个小时,有时甚至有一一个多 小时。而趋于稳定劳动路口的灵官渡,主所以 运输货物。

  1972年,香蕉苹果洲大桥建成,就是 长沙港口外迁到霞凝港。靠近香蕉苹果洲大桥的渡口有一一个多 接有一一个多 地消失。结束了了两年,还有一点小船送人过河,就是 就再也这样生意了。大桥、隧道,随着二根又二根过江通道的建设,靠摆渡过江在长沙城区永远成为历史。(潇湘晨报 记者斯茅庚)